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天桥1亿美元捐款美国高校专家典型的错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2:07 阅读: 来源: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由此,仇子龙抛出了一个问题:“我的设想是能不能在国内成立一个相关的基金,或者挂靠在某个机构下,用于吸收民间资金资助,并由国内外优秀科学家组成评审委员会。参考国外的模式,科研项目组可以拿这些资助从事神经科学研究,尤其是资助青年人,但是必须每隔几年定期接受专家委员会的审核,如果无法给出满意的研究成果,就自动淘汰。”

仇子龙所说的国外经验,特别指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TheHowardHughesMedicalInstitute,HHMI)。该研究所是美国一个非营利性的医学研究所,成立于1953年,是全美规模最大的私人资金资助生物和医学研究的组织之一。成立至今为止,能够进入的华人研究员不超过10位。

王立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的索尔克生物研究所(SalkInstituteforBiologicalStudies)和艾伦脑研究所(AllenInstituteforBrainScience)都是国外很好的案例,我们可以借鉴。”

谌小维教授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称:“除了美国,在其他国家,比如德国、以色列等都有大量的私人基金会捐助神经科学。而我国的现行制度很难成立独立的基金会,校友会基本代替了基金会的作用,成为目前接收企业或私人捐助的主要途径。”谌小维教授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其博士期间的工作很大部分由Friedrich-SchiedelStiftung基金会捐助完成。

仇子龙对记者表示,他曾接触过上海市福利基金会下属的雨人公益基金等针对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机构,他认为民间的渠道并没有完全关闭,成立相关的基金会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是中国没有参考的模式而已。

仇子龙呼吁尽快建立起中国的私人捐赠渠道。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今中国脑神经科学家是国内朝气蓬勃的一代,完全有能力把私人的钱用好,把钱用好是科研团队成熟的表现。除了国家层面税务的问题,科学家群体自己也要努力,把国内科研体制欠缺的地方补足,对自己负责,加上第三方公开透明的监督,是可以做出一个私人捐助的基金会的。”

中国科学家“走出去”

科学家们认同中国的研究机构吸引不到私人捐助的一些原因:包括国家没有税收鼓励、大学也没有足够诚意、财务制度不够透明等。但他们同时从自身反省:“我们有没有做出最好的研究?有没有尽到科学传播以及和公众交流科学的责任?”

对于这个问题,科学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科学界对科普的重视程度不够。

王晓群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还是需要正确看待陈天桥的捐款,反思中国科研界自身的制度和体制,建立通畅的沟通渠道与途径。相比美国的科学家,国内科学家与公众的沟通能力较弱,科普能力不如国外。在国外,医学院会有一套专业的公共关系培训课程,都是为了系统地培训如何去和公众沟通的能力。”

胡霁表示:“中国年轻科学家如果拿到资助,做出来的研究一定不会比美国人差。但是我们很难让普通人了解自己在干什么。在国外拿了NSF(国家自然基金会)的钱,有义务一定要去科普的。”

“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其实是在拿纳税人的钱做研究。如果能够扩大中国人对科学的兴趣,长远来看,捐款的资金池会更大。老百姓的小额捐助,也可以积少成多,国外有些私人的基金,就是从老百姓那里募资,然后再去支持科学家。”胡霁补充道。

科学家不仅要加强与公众的沟通,更要学会与企业家沟通,并且了解企业家在想什么。仇子龙举了一个切身实例,在一个私人聚会的非正式场合,某院士问企业家:“你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投给我们做科研呢?”企业家说:“我们要收益,所以还没考虑过投资科研。”院士说:“你投给我们长期有收益,对人类的进步有贡献。”企业家说:“长期就不叫收益了,是慈善,也可以叫回报社会。”

仇子龙说当时他的感触特别深。“科学家要明白企业家想什么,他们捐款可能一部分是投资,另一部分钱是回报社会,是慈善,但是慈善也是要有目标的。”仇子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因此沟通的能力中国科学家一定要好好学习,需要与时俱进,更善于与不同领域的领袖沟通。”

陈椰林表示同意:“前一段时间与企业家聊天,他们对生命科学的兴趣特别大。只是平时没有途径去了解。我们做科学不能纯粹为了满足好奇心,是要去交流与科普的。王立铭教授经常做科普,他已经成了‘网红’,是我们的榜样。”

对于未来,科学家们纷纷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谌小维表示:“说到慈善,过去捐款建校舍、建教学楼都是很好的案例,我们可以借鉴,比如逸夫楼。将来我们期盼捐款不仅仅是建教学楼,也可以捐到前沿基础研究,让天桥神经科学中心、马云脑科学院等开满祖国大地。”

“陈天桥的出现,对很多科学家来说,是让他们看到了资本市场对于科研的重视,是积极的。”王立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最近几年,国内的基础研究飞速发展,很多年轻科学家也迅速成长起来,同时因为陈天桥这样的人开始出现,不管是科学方面的交流还是科研资助,我们都正处于一个最好的时期。”

谌小维介绍称,比如房地产开发商应该把眼光放长远,如果建立世界级的科研机构,那么势必带动周边的服务业和房价。“例如佛罗里达为了拉动房价,和世界著名的基础科研机构德国马普学会合作建立了神经科学所。当然这不是说让科研成为企业家炒作市场的手段。”他表示。

王晓群介绍称:“美国公立大学如何接受私人捐助,都有非常成熟的模式,值得借鉴。比如UCSF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所每年都会举办募捐晚宴,并通过各种社交网络,吸引愿意资助的富人来参加。这是国外的优势。在国内,宣传形式很复杂,一直没有建立起合适的体制和组织形式。比如怎么吸引富人来和科学家沟通,这都是问题。

仇子龙最后总结道:“中国目前对私人捐助的机制需要完善,科学家愿意和企业家一起努力,探讨方案,做出世界水平、与国际接轨的私人捐助科研的体系。

[责任编辑:张梦阳 ]

龙之谷2手游下载

少女前线无限钻石单机

三国计h5修改版

铁血三国超v送红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