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火车的人磁浮司机蒲祖鸿高空穿行不敢有一丝懈怠【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3:07:03 阅读: 来源: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编者按:火车司机,一个特殊又神秘的群体。

说他们特殊,因为一般人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工作,对他们的工作完全不了解。但是,在我们的生活中,他们又是那么熟悉,因为我们的每一次出行,无不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们身后,坐着成百上千的旅客,他们身前,是蜿蜒无尽的铁轨;他们日行千里,陪伴旅途中的你,走过千山万水,却未曾有过一面之缘。

车站广播里,工作人员的“到站提醒”,是他们最欣慰也最喜欢听到的声音,因为,安全到达每一站,是他们对旅客的最好承诺。然而,每到一站,既是终点,又是起点。他们的人生,始终走走停停,他们与家人聚少离多,只为每一个坐在他身后的你。

火车跑得快 全靠车头带。8月19日起,红网时刻新闻将持续推出“开火车的人”系列稿件,用组图带您认识这群“最熟悉的陌生人”――火车司机!

相关链接:

开火车的人①|90后火车司机于向带你“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开火车的人②|高铁司机潘辉:戴着叫醒手环睡觉 上厕所先打报告

开火车的人③|“菜农专列”司机魏国华:余生我愿一直接送你们,直到退休

红网时刻见习记者 徐士洁 记者 黎鑫 长沙报道

今年26岁的蒲祖鸿是长沙磁浮快线的一名司机,6年前,他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长沙地铁2号线当司机。3年后,他经过考试合格,转为长沙磁浮快线的司机。“当初选择这个工作主要是因为大学专业对口,同时也觉得这是一份高大上的工作。”蒲祖鸿说。

每次上车前,蒲祖鸿都要抄写安全注意事项,在他的笔记本上抄满了密密麻麻的安全要领。

蒲祖鸿正在确认接到钥匙与设备是否完整,手势确认是他们的标准工作姿势。

设备交接完后,蒲祖鸿与同事互相敬礼。

在磁浮列车到达前,蒲祖鸿与副驾驶来到车站前端接车。通常,他们都会提前来到这里等候,遇到过往的磁浮列车,他们都会敬礼。

进入驾驶室,蒲祖鸿与副驾驶确认完列车的各项设备后,进行手指口呼操作。

在磁浮列车行驶过程中,蒲祖鸿需要控制车辆的行驶速度。在驾驶室的屏幕上,还贴着“手柄轻四两,责任重千斤”的警示条,时刻提醒司机安全驾驶。

磁浮司机在驾驶过程中都会佩戴墨镜,因为这可以有效地避免阳光直射眼睛,从而确保驾驶安全。从一名地铁司机到磁浮司机,蒲祖鸿最大的感受就是磁浮在空中运行,地铁是在地下运行。“虽然开磁浮列车精神状态感觉好一些,但由于磁浮列车是在高架运行,外部条件相对复杂,遇到大风暴雨冰雪天气,对我们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和考验。”蒲祖鸿说。

磁浮列车有两名驾驶员,一名主驾驶,一名副驾驶,蒲祖鸿是主驾驶。谈及为何从地铁司机考进磁浮司机,蒲祖鸿说,他想趁着年轻多接触一些新的东西,不断挑战自己,突破自己。

长沙磁浮快线的起止站点是长沙火车南站至长沙黄花机场,往返一趟需要50分钟。蒲祖鸿每天要驾驶6个来回,总里程达220余公里。由于磁浮司机实行三班倒的制度,早班在凌晨4:30就要接班,因此,他经常在公司宿舍睡觉,陪伴家人的时间并不多。

蒲祖鸿一直记得,有一次,一个老爷爷乘坐完磁浮列车完后,对他们的工作和服务竖起了大拇指,这让他感到无比高兴和自豪,更觉得这是一份光荣而富有使命感的工作,“我永远记得那个老爷爷的笑脸。”

蒲祖鸿家住长沙城北,下班后,他走下磁浮列车,去坐地铁回家,自己也从司机变成了乘客。

泰利的魔法旅途果盘版

漫游飒飒安卓版

古龙群侠传2满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