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做座王民向文波畅谈中国外资并购第一案

发布时间:2021-10-14 19:41:31 阅读: 来源:电缆防火涂料厂家

王民、向文波畅谈“中国外资并购第一案”

王民、向文波畅谈“中国外资并购第一案”_

中国工程机械信息

导读: 王民:不甩包袱,不建机制,徐工这个老大做不长久。 向文波:其实我从来不反对外资参与国企改制,也从来不反对企业引进外资。 在日前举办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活动中,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 ...

王民:不甩包袱,不建机制,徐工这个老大做不长久。

向文波:其实我从来不反对外资参与国企改制,也从来不反对企业引进外资。

在日前举办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活动中,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两个候选 面对严峻的能源与环境挑战名单中分别出现了向文波和王民的名字。一年多之前,除了业内人士,认识这两个人的并不多,但是在今天,两个人已经成为了三一重工和徐工集团的符号。提到他们,人们一下子就会想到那场旷日持久的关于“中国外资并购第一案”的论战。王民对表示,在整个案件的过程中,从未和向文波见过面。而此次出现在同一个活动中,也让二人不可避免的日本触媒增加光学材料用丙烯酸树脂产能面临“亲密接触”。

在活动的两个赛区分别见到了向文波和王民,虽然关于徐工并购案的论战已渐渐偃旗息鼓,但是当谈到此事,三一重工的向文波和徐工的王民都会滔滔不绝地讲出很多的东西,对于渐渐散去的硝烟,二人既耿耿于怀,又仿佛有些意犹未尽。

向文波坦言自己都没有想到络会掀起如此之大的影响:“对于徐工这个事我并不是在博客上第一次表达,在去年年底的行业会议上,我就强烈的表达过我的想法,当时很多的行业成员也表示同意我的观点,但是由于那只是个行业闭门会议,所以这个信息只是没有扩散出去而已。所以并不是说我没有尝试其他的方式。”

随后,在杭州的评选现场见到了王民,谈到徐工的并购案,王民讲了很多。领军行业龙头的王民,说话时总是有力的挥舞着双手,在言谈话语间,表现出来的也更多是一个老牌国有企业的自信。当被问到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时,王民说:“其实大家都是我的竞争对手,各有所长。比如说三一重工,他的机制比我灵活,中联重科,有的产品比我好,我也在学习他们。但是真正在规模上,没有人能超过我,我产值两百亿,第二名连一百亿都没有。但是他们也有长处,我和行业的感情都非常好,一来这是一个行业道德,大家要互相支持来往;第二,大家都知道徐工的问题所在,不甩包袱,不建机制,徐工这个老大做不长久。”

持续一年多来的徐工并购案已经在业内外炒得沸沸扬扬。虽然事件至今还没有定论,但无论是谁对谁错,两个男人在风口浪尖上的碰撞无疑成为了2006年中国经济的一件大事。

与向文波的对话

:你怎么看待企业家和企业之1、 这类装备的主机采取的是落地式框架结构间的关系?

向文波:这就是角色之间的交互问题,我们都要去考虑它。对我来讲,我是三一重工的执行总裁,同时我也要考虑到作为一个社会的公民,我要尽哪些义务。“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当你意识到这个事态的发展,对于国家是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你是有表达你自己的观点的。观点不一定对,但是这个意识是要有的。同时我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徐工事件的发展是一个涉及行业发展的大事。徐工是我们行业的第一品牌,他这种并购所带来的示范效应,势必会影响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假如徐工被凯雷85%所控股,那么中国大部分的重工机械将被外资所控制。同时相伴随的一些负面的信息也会影响对于整个行业的价值评估。

:你也应是利益相关者。

向文波:是的,应该说我们都是利益相关者,因为它涉及国家的利益,作为公民来讲,我们都是利益相关者。我作为行业里的一个成员,我对他应该说更了解,我更有说这个话的资格和底气。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我都应当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其实卖掉一个徐工,并不会对我们的国家造成太大的损害,问题是我们要设置底线,如果没有底线,这种模式被复制的话,那么结果将是灾难性的。所以说我们现在要讨论出一个底线,这个底线是任何人都不可逾越的,到那时我们才能讲,我们的国家建立了安全的管理机制。

:对于调整后徐工凯雷各50%的结果,你怎么看?

向文波:这个我已经说过了,整个调整都是在相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对于这个结果,我也觉得很满意。当时我的意见就两条,第一,凯雷不能绝对控股徐工,第二就是交易价格太低。现在经修改后都已对这两个方面有所回应,我认为这个方向是对的。对于徐工这个案子,我想讲的都已经讲了。我相信,从政府到社会,各方面都已经听到了我的声音。徐工这个事本身只是个个案,没有必要太多的纠缠这个个案,我只是想通过对这个个案的讨论,引出所要关注的问题,现在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没有必要再纠缠细节了。

:三一下一步的企业发展之路会怎么走?

向文波:三一会继续立足于工程机械,另外我们会立足于三一的国际化,立足于企业的创新。

:这个“国际化”是什么意思?

向文波:我们目前正在印度进行投资,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销售机构,我们希望到2010年或2012年,我们国内和国际的销售能够达到对等。

:那么如果发展需要,三一会不会考虑引入国际投资者?

向文波:这个问题你提得很好,其实我从来不反对外资参与国企改制,也从来不反对企业引进外资。因为全球的经济一体化是一个趋势,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也没有任何人有必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关键是在这过程中要考虑到很多因素,那就是国家的利益、行业的利益和消费者的利益。

与王民的对话

:有人说徐工和凯雷的并购是国有资产流失,你怎么看?

王民:有人说我贱卖(徐工),贱卖不贱卖我说了不算,向文波说了也不算,国家产业部门说了才算。这是个标准问题。你说是十块他说二十块,这个谁来定啊,只有通过竞争。我不愿意提他(向文波),因为他是行业里的,而且他也没有恶意攻击过我,他是在讨论事,但他并不了解事,没有经过调查研究,讲了很多……不理解的话,实际上慢慢就会清楚的。(这次并购)是怎么样的规范、是怎么样的公开、是怎么样的有利徐工的发展,他会慢慢理解的。

:并购后会对行业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民:单靠规模增长,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所以在中国的企业中,我作为排头兵企业,我要让我的企业跨洋越海,走出程式化,走科技创新的路子。这样我必须找一个和我的企业门当户对的企业,它不仅要拿钱,而且还能挣钱,得到固定资产,得到机制,得到国际市场通道。这是中国大企业的,什么叫?中国市场好,大家都挣钱,将来市场不好,你也能依旧站得住,依旧能和别人竞争,这就叫未雨绸缪,这就叫忧患意识。我不能夜郎自大,我有忧患意识,我在工程机械行业三十五年,徐工这个产业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我要把它做长久,做成世界级企业,做成国人骄傲的企业,这就是我的。

:那这个事情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王民:这个事情还早呢。我今年五十有二了,我再干八年就要退休了,我在这里讲一个话,我用五到十年的时间,一定要把徐工做成一个极具国际竞争力的企业,一个国人为之骄傲的企业。

:信心有多大?

王民:信心,只要我活着……(笑)。国企不容易啊具有7年临床经验的医生,共和国的长子,路在何方,怎么走出新路,循规蹈矩的走是走,创新式的走也是走。我需要的是跨越式的创新,我最近研究了中央的一些文件,从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开始就强调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作出战略性的改组和调整。一定是要开放式的,封闭式的绝对不行,只要自己有控制力,开放式的,这条路一定要走。

:你认为企业家是作国企老板难还是作民企老板难?

王民:我作国企有经验,要我作民企我恐怕不会做,没当过老板,我是董事长。但是我也当不了政府官员,各有所长。

:徐工这件事现在被炒起来了,你怎么看整个过程?

王民:徐工这件事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当时已经有了要创新,要创品牌的气氛,当时上报商务部的领导,领导也说太多了,能不能让凯雷让一点,并不是向文波炒起来的。向文波一搞,老百姓都知道了,人家都说是业内关注,有关部门关注。他一搞,博客形式,大家全来关注,非业内人士有非理性的东西。还好,锻炼锻炼还是有好处的,锻炼了我。我一直也在向民企学习,学习市场的意识,徐工这么大的身躯没有内部改革就没有今天,我最大的长处不是创造是学习。我很笨,只会学习(笑)。

上海高低温试验机
上海高低温试验机
上海高低温试验机
高低温试验机厂家